又一“爆款”婴儿霜疑添加激素消字号婴幼儿产品隐患何时“消”

时间:2021-09-20        

  “这是妆字号还是消字号?”随着“大头娃娃”抑菌霜事件持续引发关注,家长在选购婴儿霜时更为胆战心惊。

  日前有家长爆料称,自己从市面上购买了一款疑似激素超标的抑菌霜,5个月大的孩子在使用后出现“发育迟缓、多毛、脸肿大”的症状,涉事厂家回应称,自家产品没问题,怀疑家长系利用短视频平台炒作,并将下架产品送检地方卫健委。

  虽涉事的嗳婴树牌益芙灵抑菌霜究竟是否添加激素目前尚在检测之中,但这起罗生门掀开了消字号婴幼儿产品隐患的冰山一角。不少家长在社交平台中晒出自家宝宝使用的面霜,担心是否也存在激素添加的问题。

  在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之外,记者发现,另一款售出超141万的“爆款”婴儿霜——戒之馆婴亲霜,也被消费者屡屡投诉“虚假宣传”“激素超标”,明明拿的是消字号产品许可证,产品却宣称“一瓶在手轻松救急”,并在电商平台上入选“优选婴童润肤乳榜”前十品牌。皮肤科医生建议,应警惕“一用就好”的药膏,家长们正确看待激素作用,不要盲目追求“零添加”,若购买功效型的药膏,认准国药准字号,则安全性更高。

  记者在全国消毒产品网上备案信息服务平台查询到,嗳婴树益芙灵抑菌霜的生产企业名为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该产品获得“闽卫消证字”许可证号,卫生许可证截止日期为今年的6月27日。此外,该公司旗下产品还包括嗳婴树欧艾牌抑菌霜、达儿文山茶油抑菌膏、帕蒂贝贝婴儿抑菌霜。

  根据第三方专业机构出具的检测结果显示,益芙灵抑菌霜激素超标,其中“氯倍他索丙酸酯”含量超过30mg/kg(毫克/千克)。而此前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曾委托宁波海关技术中心进行样品检测,这份2020年12月出具的检验报告显示,送检样品的糖皮质激素和抗生素均为“未检出”,但检测成分中不包括氯倍他索丙酸酯。

  根据生产厂家所在地的福建漳州市卫健委消息,目前已责令该企业召回涉事产品,并送权威机构进一步检测,涉事企业已停产。涉事抑菌霜是否含有过量激素?是否事导致婴儿“大头娃娃”症状的罪魁祸首?种种疑问还有待调查解答。

  而益芙灵抑菌霜牵出来的只是消字号婴幼儿产品隐患的冰山一角。记者在电商上搜索“婴儿霜”时,推荐前列的有一款“戒之馆婴亲霜”产品,售价为89元,许可证是粤卫消证字,发货地在广东广州。在产品宣传海报中,“天然植物精华、温和舒缓、无激素、修复肌肤”“宝宝湿痒,睡一觉就好”“一瓶解决,宝宝湿痒”等突出功效的字眼被放在明显位置,对于为宝宝红疹忧心的妈妈们来说,这样的介绍无疑具有吸引力的。

  无论是记者与客服的对话中,还是在回复消费者的留言中,店铺客服都一再强调产品不含激素,为中草药提取配方,安全无刺激,在外包装上,该款产品还写着“本产品为高提炼植物配方,安全无刺激,敬请放心使用”、“适合所有人群”。当记者向店铺客服咨询激素问题时,客服回答称,“近期有客户对某音所发布激素舆论事件进行咨询,虽然戒之馆品牌并不涉及该事件,为回应亲们关切,现统一回复:戒之馆品牌从成立到立足市场近十年之久,客户群体上百万,产品均严格按要求检测合格再出厂;请各位客户放心使用。戒之馆将持续努力,为消费者提供更放心有效的产品,并欢迎大家监督。”

  戒之馆婴亲霜在宣传中表示“一瓶在手轻松救急”“随时随地修复宝宝每一寸肌肤”

  但记者发现,质疑戒之馆婴亲霜含激素的顾客不在少数,有消费者留言称“用了差不多一瓶,宝宝额头和嘴巴上的毛毛变黑了,非常害怕,大家千万不要再买!”在顾客展示的外包装上,戒之馆婴亲霜由广东广州慕肤护肤品有限公司监制,广州恒澜生活科技有限公司生产,但记者在全国消毒产品网上备案信息服务平台查询“戒之馆”,搜寻到的只有河南康复源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戒之馆牌婴亲皮肤抑菌霜”、江西康加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生产的“戒之馆抑菌膏”。令人担忧的是,这款戒之馆婴亲霜的销量非常高,店铺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累计销售突破141万余瓶,在“优选婴童润肤乳榜”中排名第六。

  1月14日下午3时51分,在记者发稿之前,戒之馆旗舰店发布公告称,由于近期对消字号产品负面舆论巨大,接到省卫生部门停止销售消字号膏霜产品,行业整顿的通知,决定自即日起下架本店消字号产品进行配合,另本品牌已加快产品升级(目前升级的妆字号产品在备案申请流程中,功效如一),戒之馆将持续努力,回报消费者的信任。目前在戒之馆旗舰店已经查询不到“戒之馆婴亲霜”该款产品,仅可见保温杯、婴儿指甲套装等产品。但此前售出的百万余瓶流向了何方?是否含有激素?产品虽已下架,但追问不能停止。

  “大头娃娃”抑菌霜事件也引起了母婴品牌的连锁反应,国内知名品牌红色小象在淘宝店铺上声明自己旗下婴儿霜为“妆字号”产品,并且特意列出妆字号和消字号产品的区别。

  实际上,妆字号和消字号产品在品类、审批部门及方式,作用功能等都有所区别,妆字号分普通化妆品和特殊化妆品,普通化妆品上市前要备案,特殊化妆品上市前要注册,化妆品由国家药监局监管,具有清洁、保护、美化、修饰作用,需要遵循《化妆品生产企业卫生规范》,日常护肤中的保湿类爽肤水、乳液、精华、面霜、粉底、口红等产品都属于“妆字号”;消字号产品属于卫生消毒品,第一类、第二类消毒产品上市前要进行卫生安全评价备案,需要经卫健委系统的审核批准,不具备调节认同生理功能的作用,检测指标主要是杀菌作用,包括消毒、卫生用品等,例如消毒剂、湿纸巾、手套等。

  由于婴儿霜等相关产品种类繁多,其中既包括生产许可证为妆字号的化妆品类产品,也包括许可证为消字号的消毒类产品,导致消费者选购时容易被产品宣传所误导。在黑猫平台关于消字号产品的投诉中,出现最多就是“消字号产品当药品卖”“虚假宣传” “消字号产品当护肤品卖”,国家消毒管理办法第33条规定,消毒产品就是起一种杀灭和消除病原微生物的作用,不能出现或暗示治疗效果。

  有相关专家分析认为,由于消字号产品门槛较低,以涉事的抑菌霜为例,备案审批环节,国家规定的检验项目不包含该激素成分,这就给了一些企业可乘之机。同时,企业备案环节只需自行寻找认证机构、自行邮寄样本,最终只将结果提供给地方卫健部门,不排除有的企业利用假样本蒙混过关。

  但从法规源头来看,消字号产品的门槛并非很低。一家上市公司从事产品备案工作的专业人士告诉记者,“消毒产品是不能含激素的,实际上其备案也不比妆字号容易。而且现在化妆品备案已经转成告知性备案,重事后监管,所以消字号备案现在会比较化妆品备案更严一些。”该人士表示,消字号产品生产前首先要有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申请该许可证需要审核现场条件、生产能力,上市前需要进行卫生安全评价备案,审核配方、产品的安全性,如果企业提报的资料都是真实的,从法规源头来看,消字号产品的备案过程是具有一定保障的。备案通过之后,还有事中和事后监管,卫健部门每年会对消毒产品生产企业抽查,而且婴儿用品属于特殊人群使用,进行消毒产品备案的时候审核会更严格,不过各个地方审核尺度不一,部分地区审核尺度可能有所放宽。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头娃娃”抑菌霜事件后,不少家长在社交平台晒出自己宝宝用的婴儿霜,咨询是否存在激素添加的问题。微博大V、皮肤科主治医师林小清发文指出,激素在皮肤科是常用药物,有很好的抗炎、抗过敏、抗休克、调节免疫等功能。但是长期使用激素,会出现相应的副作用,如多毛、骨质疏松、满月脸、毛细管扩张、胃溃疡等,外用激素也可以出现皮肤角质变薄、多毛、毛囊炎等。湿疹、特应性皮炎是婴幼儿期一个常见的疾病,通常需要使用激素来控制皮疹有效止痒,但是需要合理使用。现在很多家长谈激素色变,拒绝使用含激素类药物,因为有这样的恐慌,一些不良的商家会告诉家长们使用一些“中草药膏”、“草本药膏”等,宣称“零激素”、“零添加”可长期使用。但是这类药物通常有激素添加,而家长在使用这类“零添加”药膏时长期、大剂量使用,反而更容易出现激素的副作用。

  广东省中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闫玉红告诉记者,单从视频画面来看,婴儿满月脸、水牛背、长毛等与长期使用激素导致的症状非常相似。“临床上一些比较严重的肾病、血液病、皮肤病患儿需要大剂量使用激素控制病情,经常会出现类似症状。”但上述治疗以口服激素为主,外用激素很少会造成系统性吸收,当然每个人皮肤代谢能力不同,尤其是婴儿皮肤娇嫩,不排除大量长期外用激素导致吸收量也较大的情况。

  对于激素添加乱象引发的副作用,闫玉红在临床也见过不少案例。“我经常提醒患者,凡是在网上买的零添加‘纯中药’药膏,如果一用就见效,基本都是添加了激素,一停药就会反弹。”闫玉红指出,婴儿湿疹、皮炎在临床很常见,中医认为,这是纯阳之体的婴儿对外界环境变化出现不耐受、过敏的情况,以皮疹的方式表现出来。由于大面积红疹,一搔抓就痒,影响婴儿睡眠导致情绪烦躁,正版挂牌加一句真言。家长就特别容易着急,希望快速解决问题。西医的治疗方法主要用激素控制加上保湿修复皮肤屏障,而中医会采用给哺乳期妈妈服用中药从而调节婴儿自身免疫力的方法,也会有外洗、推拿等辅助手段。“事实上这类皮肤病并没有特别快的解决方法,需要慢慢调理,正规治疗,使用激素也要在医生指导下进行”,但很多着急的家长容易相信网上或朋友圈的“祖传秘方”,掉入“零添加”、“一擦见效”的陷阱。

  此外,多名皮肤科医生也指出,除了这类纯植物药膏外,护肤品也是激素添加问题的多发区。很多护肤品宣传美白、袪斑、除皱效果,这一类产品也要慎重使用。广州市皮肤病防治所皮肤科主任医师叶兴东告诉记者,市面上一些祛痘产品,刚使用时消除效果很好,但一停药就会出现反跳现象,这是因为产品里面非法添加了激素,甚至导致激素依赖型皮炎的案例在门诊也很常见。叶兴东指出,激素对皮肤炎症的控制效果很快,但对于剂型选择和使用时间都有严格限制。通常来说,弱效激素的使用不超过一个月,而外用超强效激素的使用一般不超过两周。

  据悉,国家药监局此前多次在抽检时发现一些面膜中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倍他米松、曲安奈德、曲安奈德醋酸酯、倍他米松双丙酸酯、倍氯米松双丙酸酯、倍他米松戊酸酯等糖皮质激素。

  专家建议,家长们正确看待激素作用,不要盲目追求“零添加”,自己购买这类药膏,要认准国药准字号,安全性更高。而购买化妆品则一定要认准妆字号或药械字号,应查看所买化妆品有否取得特殊用途化妆品批件或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凭证等信息,索取并保留相关消费票据,“尤其要谨慎朋友圈中的‘三无’化妆品。”